依然在。

【马场林】一餐饭

*已交往前提,小日常
*ooc ooc ooc
*越写越感觉自己在讲相声(?)
  当马场善治先生经历一场滋养身心的棒球训练后来到家门前时,他敏锐地感受到了一丝不寻常的气息。
  虽说马场侦探事务所作为两位日常吃泡面男性的住处,不可能做到窗明几净,但马场十分确定,在他出家门的时候,事务所门上的小窗绝对没有现在这么…烟雾缭绕。
  犹豫了一下,马场卸下了肩上的棒球袋,那里面除了球棒之外还装了一把武士刀。他抽出武士刀,随后轻轻打开了门。
  “咳…咳…”烟雾中站着一个人,听声音应该是男性,他的头上顶着一个奇怪的球状物,烟雾散去一些后,马场才发现那是一个团子头——呃…一个扎着团子头的林宪明。
  “小林?你在干什…”话还没问完,马场就发现了林宪明身边的烟雾来源地:灶台。于是马场非常行动派地闭了嘴,飞速走到灶台前关火、开排气扇、开窗,一气呵成。
  鉴于林宪明同志还在咳嗽,马场便决定将审问罪魁的博多审判往后推。他把灰头土脸的林宪明扶到沙发上给他拍着背顺气,抑制不住好奇地问:“怎么想起来今天做饭的?”
  “商场做活动…咳咳…送了一套厨具。”马场顺着林宪明手指的方向看去,果然,桌上放着一套有着雕花暗纹的精美厨具,看起来像是以年轻女性为目标人群的。
  因为新厨具很好看所以想做饭…这个理由某种程度上真是无懈可击。马场善治看着穿着碎花连衣裙(看起来刚到家衣服都没换就跃跃欲试下厨了)围着围裙的林宪明,心情复杂。
  “所以呢,你原本想做的是什么?”马场走到流理台前,看着被一股脑堆在一起的食材,准备收拾残局。
  “在锅里…”林宪明因为咳嗽嗓子都有些哑了。
  “……”马场看着锅里泛着奇怪色泽的不明肉类,感觉自己的推理能力受到了有史以来最严峻的挑战。
  “豚骨拉面。”好在林宪明大发慈悲地公布了答案,把马场的思维从掉san的边缘拉了回来。
  还好你没有做出来,不然它估计会受到所有兄弟姐妹的唾弃…马场一边这么想着,一边从那一套厨具中挑出一把漏勺把那块诡异的猪肉捞出来扔掉。
  “你在干什么啊笨马场!!”眼看自己的劳动成果遭到无情的丢弃,林宪明扯着沙哑的喉咙做出最后的抗议。
  “……如果你一定要吃这个的话,”马场指着垃圾桶里的猪肉,一脸认真,“我现在就出去给你买份巨额保险,受益人写我的名字。”
  “…我想用新厨具。”
  “我允许你欣赏我用。”马场挥了挥拿在手上的漏勺,建议道。
  在确保林宪明同志放弃了进军主妇业的想法之后,马场观察了一下剩下的食材,应该感谢林宪明由于很少做饭所以不清楚两个人的用量,在之前的一番浪费之后剩下的食材还算绰绰有余。
  “都是照着食谱上买的,错不了。”林宪明趴在沙发上,下巴枕着手臂,闷闷地说,“不过你居然还会做拉面?我还以为你只会泡面。”
  “喂喂,我再怎么说也是吃着正宗豚骨拉面长大的博多汉子,看了这么多年当然会做了。”马场一边把两块猪骨丢进锅里熬汤,一边答道。
  猪骨汤煮好差不多要用上不少时间,马场又起了一个灶煮上醋昆布和木鱼花,临了了看到林宪明一个人趴在沙发上打蔫,倒是有点过意不去,他走到沙发前,戳了戳林宪明头上的丸子:“要不你帮忙看着火?我去换身衣服。”
  林宪明迅速抬头,深情款款地看着他。
  马场一阵恶寒:“不要加任何东西到汤里!看着火就行!”
  “知道了知道了,你快去吧快去吧”林宪明一叠声催促着。
  结果接下来出现在林宪明眼前的依旧是裸着上身的马场。
  林宪明感觉自己从尾巴骨到后颈的毛都炸起来了,这种状态的马场浑身上下散发着“此处应有本”的气场,让人不由得…菊花一紧。
  “你要干什么?”林宪明警觉。
  “什么干什么,我是在想,你估计是不会关火的吧?”马场有些无语地走向林宪明身后口吐白沫的锅,“啪”地关上火。
  “嘁…”林宪明自知理亏,嘁了一声就扭过头去,嘟囔着“看两遍不就会了吗”这类的话。
  马场听着他嘀咕不觉有些好笑,看着林宪明因将头发扎起而露出的细长脖颈又有些心痒,于是他轻轻贴近他,用食指指背掻了掻对方白皙的后颈,温声说:“那你把醋昆布木鱼花汤盛出来吧,我回去把衣服穿好。”
  林宪明飞速白了身后人一眼,做个饭还要调情,什么德行。
  腹诽归腹诽,林宪明还是很乖地找了个碗把汤盛了出来,把一个锅清空,马场换好衣服就过来倒油,准备炒高丽菜。
  林宪明双手撑着流理台,歪头看着马场炒菜,食谱上说高丽菜只要加少许油炒软就行了,马场看上去也准备速战速决的样子,不过…
  林宪明眨了眨眼,像之前马场做的那样轻轻贴上了做饭的人的后背,一只手伸进T恤里轻轻摸着他的腹肌,并慢慢顺着马甲线滑到某些不可描述的地方去,另一只手搭上了马场的肩膀作为支撑,林宪明踮起脚在马场肩窝处嗅了嗅,然后仰起头舔了舔他的耳垂。
  “喂…”马场有些无奈地出声,他不得不腾出一只手去捉林宪明在他腰间作乱的手。
  感受到身前人的动作明显的僵硬,林宪明有些得意地扬起了嘴角,又向前蹭了蹭,在马场耳边火上浇油:“你继续啊,博多汉子。”
  面对重重诱惑,马场善治同志当机立断,果断地甩下锅铲准备关火,林宪明早料到这点,搭着马场肩膀的手早就绕到了前面跟他的另一只手来了个十指紧扣,甚至还好整以暇地用食指指尖在马场掌心画圈,进行着十分大方地性明示。
  “你赢了。”马场看着锅中的高丽菜迅速变黄变焦,自知无力回天,索性自暴自弃地转过身来,准备来一场比棒球更滋养身心的饭前运动。
  “真啰嗦。”林宪明眼看目的达成,心情愉悦地环住了马场的脖子,吻了上去。
 

于是他们的晚饭是不加高丽菜的豚骨拉面。

——————————————————————————————
是的我是个不会写拉灯情节的废物(泣)

评论(1)
热度(37)

© 青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