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然在。

【叶黄】耳朵尖尖

一个失败了的炖肉练习,只有点渣,自暴自弃地放出来
现代背景下的道士叶x九尾黄,年龄操作有(大概?)
(请在心里默念:所有的设定都是鬼扯)
丢一个ooc预警

  黄少天耷拉着耳朵,轻车熟路地从铁栏杆的缝隙里钻进了一栋老旧别墅的小院里,淅淅沥沥的小雨打湿了他的皮毛,他快步走到别墅的门前的廊下,抖了抖浅黄色的皮毛,在门口的毯子上留下几个泥爪印,然后便缩成一团,用八条尾巴把自己严严实实地裹住,望着雨幕发愁。
  黄少天是一只强大的狐狸,或者说,曾经是一只强大的狐狸。
  他原本大概是被什么人封印了,一直在这个片区沉睡着,直到一个月前,这里的灵力不知为何突然变强了,他在熟悉灵力的给养下度过了滋润的一个月,在一个阳光灿烂的秋日午后悠然转醒,然后…
  然后他恨不能再睡死过去。
  这大概是他狐生第一次想当一只鸵鸟。
  需要适应的事有很多,比如大清亡了,比如中国人民站起来了,再比如中国人民站起来之后除四旧破迷信,所以他连个供奉都吃不上了,成日衣不蔽体,食不果腹,还要时刻担心会不会被热心大妈一麻袋套到动物园去,简直比被主人扫地出门的汤姆猫还要凄凉。
  思及此处,黄少天悲从中来,十分动情地“嗷呜”了一嗓子,这一声十分的婉转曲折,催断人肠,并且引起了许许多多听众的共鸣:自从身后的建筑中穿来第一声回应般的嚎叫后,整栋建筑里的活物似乎都被调动起了情绪,一时间众多飞禽走兽各显神通地直抒胸臆,衬托之下,连呼啸的风声听上去都像是无力的低吟了。
  然而黄少天一点都不觉得自己遇到了一堆可以交换同是天涯沦落人心得的知己,相反,他警惕地竖起了耳朵,八条原本耷拉在地上的尾巴也立了起来,像一把毛茸茸的扇子。
  他四下张望着,抽动着鼻子,毕竟他已经不再熟悉这个地方了,几百年的变迁,谁知道现在又是哪位占山为王了?
  然后弓着身子炸着毛的狐狸就被从身后门内走出来的男人提溜着后颈皮给提起来了。
  “啧,没想到几百年过去了,你还是这么吵啊,少天大大。”叶修叼着烟感慨。

  泡泡,肥皂泡泡,浴室中无数的肥皂泡泡上都印上了黄少天臭着的一张脸,但是当那双温暖的大手拿着一条散发着淡淡香味的毛巾把他包裹起来的时候,他显然没有自己所表现出的那么不配合,甚至还在叶修给他擦身的时候十分受用地蹭了蹭对方的胳膊。
  这是生物本能!黄少天如此自我安慰着。
  然后他便顺从本能地眯着眼躺平,享受起了对方的按摩服务。
  不是他不反抗,而是敌人太狡猾,那双漂亮的手无比灵活地在他身上揉揉摸摸,像是在弹一首助人入眠的小夜曲,纯粹而又温柔的精力包裹着他,就像是给灵魂泡了温泉,说不出的舒爽畅快。
  “往下一点,往下一点,啊就是这儿,唔——”听着小狐狸无比幸福的喟叹,叶修有些好笑地刮了刮他的鼻子:“这就投降了?你身为狐族强者的尊严呢?”
  小狐狸一口叼住叶修划过他鼻尖的手指,瞪了他一眼,不过并没有下重口,只是用牙齿磨了磨,主要功效还是糊对方一手指的口水。
  叶修无奈地笑笑,用大拇指搔了搔狐狸的下巴,趁着黄少天放松警惕的当儿从人嘴里抽出食指,顺着刚刚被擦干捋顺的皮毛滑到后颈,两指一用力,就又把黄少天拎起来了。
  这下黄少天是真有点恼了,再一再二不再三,澡也让你洗了毛也让你撸了,还跟拎个狐狸崽子似的拎着他,不爽,十分不爽。
  不爽的黄少天扭着身子想要逃脱,并冲着面前的人龇牙瞪眼,看样子像是想给叶修鼻子一口。没办法,他现在在人家的屋檐下,被人家的灵力压制的死死的,想扔对方两团狐火都心有余而力不足。
  “唉我说,你这是什么情况?不认识我了?”叶修多多少少也猜到这人是刚醒,记忆估计有点断片,于是也只是耐心地看着小狐狸清澈的蓝眼睛,等待着。
  果不其然,小狐狸的瞳孔渐渐放大,眼中的怀疑和茫然渐渐转化为了然和…愤怒。
  “靠靠靠靠靠叶修你这个混蛋!!你还我尾巴还我尾巴!!!”叶修感觉自己两指一轻,伴着一阵轻烟,原来的小狐狸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只红着眼张牙舞爪扑向叶修的少年。
  叶修一瞬间也没有反应过来,实在是从来没有见过这副模样的黄少天。他跟人认识的时候对方已经是可以独当一面的狐王了,修成的人形也算是有模有样,而眼前的少年显然是因为法力不足,耳朵啊尾巴啊都还没有收起来,头发也还是跟毛色相同的浅黄色,许是在浴室里太久的缘故,少年的暴露在空气中的皮肤呈现着淡淡的粉红色,看得人有点想要犯罪的冲动。
  少年脸的黄少天似乎还没有反应过来自己已经化成人形,还保持这狐狸的攻击姿势,往叶修身上扑去。叶修下意识地往一旁让去,结果黄少天这厢脚下一滑,脸差点糊墙上去,叶修赶忙回身捞了他一把,黄少天借力回身,然后就以一个诡异的姿势被人抵到了墙上。
  有身后八条尾巴减弱冲击力,这一下倒不是多疼,就是温热的皮肤贴上冰冷的墙面带来的反差实在太过强烈,让黄少天不由得打了个哆嗦,毛茸茸的尾巴耷拉下来贴上墙面,被瓷砖上凝结的水雾打湿,叶修玩味地盯着他那没什么精神的尾巴,看得黄少天有点毛骨悚然。
  “你…你要干什么?!”黄少天警惕地看着叶修,浅黄的耳朵紧张地竖了起来,不安地动了动。
  叶修把目光从他的尾巴上收回来,复又转向那双耳朵,然后努力集中精力(天知道他多想摸摸那对尖耳朵),耐下心来看着黄少天的眼睛:“你还记得多少?”
  “什么记得多少?你不是跟山下那堆老道一伙的,是来打我尾巴的主义的吗?”狐族的尾巴可是罕见的灵力结合体,可是被不少修仙炼丹之人觊觎的,黄少天记得很久以前,在组队刷自己的道士里似乎看到过这个人。
  “…这都什么事儿啊。”叶修心累,多少年前的黑历史这都给你翻出来说了,重点倒是一个都没想起来。“哥来帮你回忆回忆哈,你记不记得有一次有个小道士受伤落了单,给你族人捡了回去?你还给他疗伤?”
  “唔…好像有点印象…卧槽你摸哪儿呢?”原本还思考着的黄少天突然再次炸毛,要知道叶修把他抵墙上的时候一只手搂在他腰上可还没放下来,现在那只手正沿着腰线下滑,将将从他的尾巴根擦过,暧昧地停在他的臀缝处,要不是尾巴根被挑逗的感觉太过刺激,黄少天完全不敢相信这人能一边跟他李涛他一边在他身上揩油。
  “咳,刚刚那样站着有点累,换个姿势。”叶修解释,那只游走的手也十分正直地贴到了黄少天脸另一边的墙上。
  虽然的确没有对他动手动脚,但是还是觉得哪里不太对?
  还没等他搞清楚状况,男人就直接提膝,把腿卡黄少天腿间了。
  “…………”好了,现在完全不用思考哪里不对劲了,贴在自己小腹上那根硬邦邦的东西说明可一切。
  “你…”黄少天还想说什么,但是身前的男人已经压上来堵住了他的嘴,舌头撬开牙关划过上颚,还故意在他虎牙处磨了磨,黄少天本来就在浴室里呆了挺久,被这一吻搞得晕乎乎的,不知怎的原本戒备的挡在胸前的双手环上了叶修的脖子,身后的尾巴也蠢蠢欲动地想要缠上男人的身体,身下的性器也有抬头的架势。
  一吻毕,叶修亲昵地吻了吻黄少天的唇角,黄少天任他吻了,而后有些缺氧地眯起眼把头搭在叶修的肩上,他能感受到叶修又放出了温暖而又熟悉的灵力来滋养他,大概是种族特性,狐族在交欢时对灵力的吸收比任何时候都好,浸在叶修的灵力中,黄少天感到自己的灵魂像是也融进了对方的一般。
  “然后那个小道士怎样了,你还记得吗?”叶修凑到黄少天耳边说,趁机轻轻咬了咬对方的耳朵尖。
  “唔…后来…他回了道馆,几年之后,在集市上救了我一命?”黄少天回忆着,身后的一条尾巴在两人贴近的时候缠上了叶修的腰,像是在要求对方进一步动作。
  “是啊,然后他还送你回了山上,想起来了?”叶修收回一只抵在墙上的手,开始揉捏黄少天左胸前的乳粒,掐捏揉刮无所不用其极。左胸被人肆意玩弄的,右胸却无比空虚,这种感觉可不太好,黄少天咬着下唇,抑制住自己把右胸往人手中送的冲动。
  “你们在山上度过了一个春天,之后你掩住了妖气,跟道士一起四方云游,再然后……”叶修停下了手中的动作,他有点说不下去了。
  这时,一直把头埋在叶修肩上沉默着的黄少天突然有了动作,他扭头在叶修脖颈处咬了一口,然后又伸出舌头舔了舔那圈自己咬出来的齿印:“那条尾巴可是很贵重的,你可别想赖账啊。”
  他听到叶修低声笑了笑,然后温柔地在他额头印下一吻:“嗯,这不有你看着我,我可跑不了了。”
  这个吻轻轻浅浅的,不带任何欲望,却又沉重得像是藏了万语千言,像是要把前世今生历历往事万千缱绻都烙上他的眉心。
  百年前两人被人追杀到此地的断桥边,被人重伤的叶修也曾这样吻过他的额头,沾着爱人血的吻从眉间印上心头,像一个无声的誓言,他自断一尾,给叶修续了性命,然后守着这个誓言,沉睡了百年。
  百年也好,千年也罢,我愿我的生命以爱你为始,最终也以爱你作结。

————————拉灯——————————

  黄少天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叶修的床上,身体已经被清理干净了,黄少天揉了揉太阳穴,酸疼感顺着神经末梢窜上大脑,怪到古人云小别胜新婚,多年未见,昨晚他跟叶修都有点上头,在浴室里来了一发之后滚到床上又折腾到了凌晨,等收拾完了两人都累得够呛,基本是头挨着枕头就睡着了。
  迷迷糊糊地抬起头,黄少天被泄入屋里的日光晃得眯起了眼,扭头看见叶修还睡得香甜,晨光洒在男人的脸上,柔和了原本分明的轮廓。黄少天凑近,出神地看着那张脸,细小的尘埃在日光下打着旋拂过恋人的睡颜,像是一场热雪,一片小小的灰尘落在了叶修的眼睫上,黄少天玩心顿起,拿食指去拨弄叶修鸦翼般的睫毛,却冷不防被人捉住了下巴,交换了一个早安吻。
  “你醒了?”黄少天脸上有些挂不住,他刚才可盯了人好一会来着。
  “有你这么深情得看着哥,我能不醒吗?”叶修一只手懒洋洋地撑着头,一手放在黄少天腰间,冲红着脸的爱人促狭一笑。
  黄少天撇撇嘴,冲天翻了个白眼,耷拉在叶修腰上的尾巴不安分地动了动,被叶修一把抓住,有一下没一下地顺着毛。
  “说起来老叶啊你跟我说说这世界究竟是什么情况啊?我这一觉醒来整个人,啊不,整个狐都懵了好吗?对了这儿还有我们当年吃过的那些东西吗?我要叉烧包奶黄包水晶虾饺烧卖糯米鸡……”黄少天被顺毛顺舒服了,回身就开始闹叶修,叶修一脸无奈地“好好好,行行行”地应着。
  “对了老叶,你说你现在是干什么的啊我记得你以前不是道士嘛现在这治安好到令人发指啊大晚上的连个妖都看不到,这还让不让人活了?唉你不会马上就要露宿街头了吧?对哦这样的话你怎么还我尾巴啊?”被人迁就的黄少天发挥出了自己百分百的功力,一个人说得热闹万分。
  叶修懒懒地闭着眼,左耳朵进右耳朵出地听着黄少天的絮叨,却在他问最后一个问题的时候扬起了嘴角:“哥其实也挺金贵的,就拿这辈子抵你那条尾巴 怎么样?少天大大你稳赚不赔的。”
  “嘿,那这次可不许你再耍赖了。”
 
End

原本想炖个肉,写到一半实在接不下去了,索性放出来
回头要是能把车开完大概会补个外链吧,嗯
自暴自弃的产物,不嫌弃的都是小天使TVT
我已经不敢说感谢喜欢了,感觉根本不会有人喜欢…
 

评论(4)
热度(78)

© 青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