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然在。

关于荣高班主任们的关原之战

*一个无聊的粮食向脑洞
*if各位都是高中教师

1.
  高三语文教研组的办公室烟雾缭绕,一个月前刚刚送走一届毕业生的叶修点了根烟,鼻梁上架着一副从抽屉里翻出来的金边平光镜,正悠哉悠哉地翻着一份《人民日报》,看到精彩处还微微颔首,喃喃地评论两句,整个人散发出一股退休老干部的气场。
  “哒、哒”的高跟鞋敲击地面的声音由远至近响起,   隔壁英语组的苏沐橙推开了办公室的门:“怎么还在这里?”
  “来啦?”
  “来了。”苏沐橙一脸凝重。
  “那就走吧。”叶修抖了抖手上的报纸,从容地摘掉眼镜,潇洒地披上搭在椅子上的西装外套。
  “……你不热吗?”苏沐橙看了看外面七月的艳阳,怀疑地问。
  “热。”叶修诚实地点头。“但是必须给对手造成心理压力。”
  “这样啊,那要不要我把刚买的小皮裙换上?”苏沐橙一向对于叶修的话领悟力非常高,此刻甚至愿意以身作则。
  “不用了,哥一个能打他们十个,你注意别给老韩拉过去就成。”叶修嘱咐道。
  两人一前一后,气势十足地往会议室走去,在那里荣耀高中班主任们的关原之战,即将开始。

2.
  “关原之战”这个说法,是有个来头的。
  别看名字叫得霸气,实际上这也就是荣高高一班主任每学年初例行的一项工作:给自己的新班级选任课老师。
  要按一般学校,这不同班级的任课老师,再怎么说也得由哪个主任哪个科长安排,不过写荣高自从来了冯宪君冯校长,就开启了自助模式,由各位班主任各取所需,几年下来收效不错,就这么延续了下来。
  而“关原之战”这个名字,就是在历史老师王杰希还是荣高小鲜肉的时候,目睹了上到重点班下到普通班各路班主任合纵连横尔虞我诈之后,发出的一声感慨。
  当然,如果只是合纵连横尔虞我诈,那也该叫三国,主要是提前答应给王杰希镇场子的某老师给隔壁班的魏琛魏老师策了反,直接打乱了王杰希的布局,让王老师体会了一把石田将军的绝望。
  好在最后,还在纯良期的叶老师本着照顾后辈的想法填了王杰希班的空缺。
  俗话说叶修在手,天下我有,王老师初入荣高就通过叶前辈感受到了阵型对班级管理和学生成绩的重要性,以及挖墙脚对于社会主义建设的破坏性,他的内心波澜壮阔,甚至为此写了一篇小论文,至今躺在校园论坛的精品区,供万人观赏。
  从此“关原之战”这个说法,可就越传越广了。

3.
叶修和苏沐橙来到会议室的时候,各科老师还没有来齐,不过几个重点班班主任可都到了:政治老师喻文州正在跟教数学的黄少天讨论着什么,历史老师王杰希在一旁喝着茶,眼睛不住地往黄少天的方向瞟,准备伺机而动;另一位数学老师韩文清找到了生物老师楚云秀,还没来得及开口就被楚云秀抓过来“咔嚓”来了张自拍。
  “谢啦,韩老师。”楚云秀一边手速飞快地磨皮美白(当然,只有半边),一边解释着,“前两天去健身房老有人骚扰,拿你的照片吓吓色狼,不介意吧?”
  “没事。”韩文清言简意赅。
  叶修冲苏沐橙使了个眼色,苏沐橙会意,跑上前去笑魇如花地拉过楚云秀,到角落里说起悄悄话来。
  见楚云秀被拉走,叶修笑眯眯地走过去给韩文清抵了支烟:“老韩早啊,大咪最近怎么样?”
  “还不错,吃嘛嘛香。”韩文清接过烟,答道。
  大咪是韩文清养的一只姜黄色的猫,荣高“校霸”的女儿。“校霸”是一只在荣高出镜率非常高的大黄猫,从学生寝室到教师办公室,哪里有生物哪里就有它的存在,说的煽情一点,就是“用猫爪丈量过荣高的每一寸土地”。这猫是在人堆里混熟了,谁都不怕,连教职工大会都敢硬闯,“校霸”这名可谓是名副其实。
  然后就在一天雨夜,身怀六甲的校霸钻到一楼的高三英语教研室生了一窝三只小猫,要知道英语老师办公室多的就是妹子,妹子们的爱心一泛滥,准备照顾到母猫出了月,最后还是因为苏沐橙猫毛过敏,才商量着把几只猫托付出去。
  于是跑到办公室找自家英语老师讨论期中成绩的韩文清就有幸成为了第二个领走小猫的男人,据在场老师说,他跟第一个领走小猫的王杰希一样,在抱起小猫的一瞬间,浑身上下都散发出了圣父的光辉。
  “所以说,”叶修曾总结,“你跟大眼两个真不考虑早点成个家什么的吗?这母爱多的都快要溢出来了。”

4.
母爱多其实没什么关系,关键在于有没有人能承受如此厚重的爱。
在这件事上,每天都被迫从暖洋洋的被窝中挣扎出来,迎着朝阳喊着口号奔跑的韩文清班的同学是非常有发言权的,他们迫切地希望韩老师能够分散一些精力到自己的小家上,哪怕他们要因此喊一只猫“师母”也没关系。
  然而韩文清的爱显然是有丝分裂而不是减数分裂的,所以韩文清班的同学们只能日复一日地在韩老师爱的训练下苦苦支撑,最多怀疑一下自己的数学老师是体育学院毕业的。
辛苦了啊,同学们。每当出门晨练的张新杰看到朝阳下学生们挥汗如雨的身影时,都会在内心默默地慰问他们一句,然后认真思考要不要在晚上布置作业的时候给他们划掉一道思考题。
  不能。在脑内转过一圈本学期课业安排之后,张新杰遗憾地表示只能将慰问停留在脑内。

5.
  “有事说事,你不会是想把楚云秀挖到你们班吧?”韩文清夹着烟,问。
  “老韩你这话说的多难听,什么叫挖啊,那叫换,换你懂吗?”叶修叼了一根烟在嘴上,含糊不清地说。
  “换?你准备让苏沐橙来我们班教英语?”韩文清怀疑地问,要知道叶修和苏沐橙可是老搭档,要说能拆掉这两人,韩文清自己都不信。
  “哎呀,沐橙都接三四个班了,精力多分散,把负担这么沉重的主课老师换到你们班,我于心不忍,不如你看,我怎么样?”叶修点了烟,一手搭着韩文清的肩膀,商量道。
  “你到现在没接其他班?”
  “请哥的当然不少,这不哥能考虑的也不多嘛,老搭档,给你留个位子。”
  “现在语文组优秀教师又不是你一个,周泽楷这学期又不带班主任,就精力而言也比你充沛。”韩文清说,“何况你这学期接的还是普通班吧?有的是你头大的时候。”
  “啧啧啧,老韩你这话说的就不过脑子了”叶修吐了个烟圈,就给韩文清分析了起来“你想啊,咱们这届的英语老师,除了沐橙也就白庶莫凡是能打的,这要是白庶也就算了,要是剩个莫凡给你,你再请个周泽楷,三门主课那就是一个千里冰封万里雪飘啊,还不得给你学生留下心理阴影。”

6.
  韩文清沉默了。
  虽然这十来年两个人带的班明里暗里互相较劲,但是不得不承认,韩文清带班主任时跟他的红白脸组合效果奇佳,在韩老师宛如严冬般肃杀的训斥之后,叶老师的一句“哟,都干什么了,又惹老韩生气啦?”听来简直宛如春风般温暖。
  正因为如此,在叶修收到各种慰问卡片里,来自韩文清班的孩子的数量跟来自他自己班孩子的数量几乎难辨高下。
  至于叶修自己当班主任的场合,显然是不用考虑谁唱红脸谁唱白脸的问题,说的好听点,这人是心理素质出众,说得难听点就是精分实力拔群,前一秒和颜悦色谈古论今后一秒疾风骤雨针砭(班里的)时弊,这事儿他自个儿班上的学生也都见怪不怪了。
  据说他有一届学生曾经在新年班级晚会集资给他颁过一个奥斯卡镀金人,底座上书几个大字:别逼一个最爱你的人即兴表演。
  叶修还特别自豪地把那小金人摆在自己办公桌最显眼的地方,比那些个省市区校的奖杯都要显眼。
  看不透啊,看不透。

7.
  韩文清思考了一下,准备同意叶修的建议。
然后就听叶修说:“你看我们配合的不都很好嘛,所以你把张新杰换给我怎么样?”
  “我记得你说的是楚云秀。”韩文清黑着脸说。
  “谁?我?我什么时候说了?我连楚云秀这三个字都没提好吗?”叶修故作惊讶。
  韩文清一回忆,这人好像真没提过“楚云秀”三个字。
  “我怎么可能拿自己去换楚云秀呢?有沐橙在我们这儿,还怕云秀不来?”叶修用一种“这你都不明白”的口气说。
  “……”韩文清听了想打人。

扔个脑洞混个更,估计没人想看后续叭_(:3」∠)_
嗯我就随便写写

评论(14)
热度(17)

© 青芷 | Powered by LOFTER